<rp id="nt2ij"></rp>
  • <tt id="nt2ij"></tt>
    <tt id="nt2ij"></tt>
    
    

      我為“全能神”收取3000萬奉獻金的日子

      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:范天河
      時間:2021年11月04日 14:29
      下載

      2005年至2008年這4年間,我乘坐一列列普通火車輾轉全國各地,為“全能神”組織收取奉獻款達3000萬元。那4年,我拋棄家庭,放棄工作,過著非人的生活,不堪回首。一幕幕往事涌上心頭。

       

      我叫譚小霞,出生在廣東佛山的小村莊,小學畢業后在家務農。1992年,我在南??棽紡S打工結識了盧輝。1993年10月便在他的老家廣西平南領取了結婚證。夫家經濟條件很差,丈夫沒有固定工作,還嗜賭如命,欠下一身賭債。面對家庭困境,原本開朗的我漸漸變得煩躁、郁悶,時常一個人傻傻地坐著發呆,幻想著命運的改變。  

       

      1999年,為了生活,我忍痛將5歲的女兒和3歲的兒子留給婆婆照顧,獨自去附近織布廠打工掙錢。一天,工友桂連主動關心我,勸我信耶穌。她說耶穌能賜人平安喜樂,一人信后全家得福,只要追隨“神”就能得福報,可以上天堂。我聽后心里一亮,這正合我意! 于是,我每個月參加他們的家庭聚會,開始接受了所謂的耶穌,將自己的命運寄托在耶穌身上,心情有所好轉。  

       

      2003年,我碰到彩姐,她邀請我去參加聚會,會上張老師說:“凡是不信‘神’的人都會隨著災難的到來被毀滅在地獄的火湖中永遠受苦?!苌瘛褪且d,但是因為沒有看過‘全能神’的書,所以不能亂傳,不能出賣‘神’,否則就會落得猶大一樣的下場,肚子崩裂而死?!睆埨蠋煹脑捵屛壹雀吲d又害怕,心中有些不安和疑惑??墒?,“不信‘神’的人都會隨著災難的到來被毀滅”這話讓我不敢懷疑。  

       

      2003年,阿英拿了本《羔羊展開的書卷》來找我,說是神的說話,現在《圣經》已經過時了,多看“神話”才是真理道路。假期阿英帶我到參加聚會。她告訴我們,接受“全能神”的新工作是不能公開的,要我們發誓“保證做到不出賣‘神家’,如果做不到就是背叛了‘神’,就讓‘神’詛咒自己出門被車撞死”!此后,阿英每個月兩次來給我澆灌,即帶我學習。

       

      9月,阿英說:“‘神’的作工快結束了,災難來了后,有糧吃不到,有錢用不上,所以我們要預備善行、盡本分,才能滿足神的心意,被‘神’成全,脫離災難進入國度。要辭掉工作,才有足夠時間盡本分?!蔽衣牶蟊戕o掉了制衣廠的工作去摸底鋪路傳福音,可是,事情并不順利。直到2005年2月,除了說動我的父母加入了“全能神”外,沒有傳到別的福音對象。我擔心未盡好本分,得不到“神”的拯救。

      2005年2月,我非??释転椤吧瘛北M本分,跟著阿英來到廣州,姐妹楊姐安排我和小艷一起為“神家”盡特殊本分——去收奉獻金。那些是弟兄姐妹奉獻給神的,不能貪,不能丟,不能跟任何人說。在盡特殊本分前,要寫一份保證書: 神??! 感謝你的高抬,讓我盡上特殊本分,我愿忠心滿足你,我保證不貪神家的錢財,不挪用,不私自帶走,不丟失,如果丟失我愿意賠償,如果做不到,愿神你詛咒我被車撞死。  

       

      楊姐要求我們在火車上不能說話,只允許輪流睡覺,不能讓別人看出是一起的,萬一被公安人員發現就說這些錢是自己帶著做生意的。多想神的心意,不能想家,不然會分心,如沒盡好本分會對自己及家人不利,會遭到神的懲罰?;疖嚿现挥凶黄?,每天只吃兩餐,每次一包方便面,不允許買東西吃。整整1年,我們往返廣州和上海50多趟,傳遞的奉獻金達500余萬元,不能有任何私念,要珍惜“神”交給我們的特殊本分。  

       

      2005年2月,我們開始去上海......

      2006年2月,我們開始去濟南......

      ......

      2008年2月,我們開始去重慶......

      每周1次往返各地收取奉獻款。接頭的暗號會不時地有所改變,有時是拿本書,有時會換成片樹葉之類的信號物。當然,也遇上過找不到人的情況,這時楊姐會告訴我們對方的電話,只能記住,不能寫下來,聯絡上接頭的人之后便忘記了。每次出門我都怕出了差錯要自己賠償,又怕寫了保證書做不好會遭報應。我曾問過楊姐,這么多錢最終會被送到哪里。楊姐立刻說:“不要打聽錢的去向,這些都是神的旨意!”

       

      2008年8月底,楊姐通知我收拾好東西搬到小丁的接待家庭,原來這間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房子竟然是“全能神”奉獻款的存放點!細細統計了一下,從2005年至2008年底,經過我手的奉獻款已經超過3000萬元!我不能回家探望家人。楊姐常常告誡我:“沒盡本分會對自己及家人不利,懷疑神、半途而廢會遭到神的懲罰,會比不信神的報應更恐怖?!蔽抑荒鼙破茸约悍畔录彝ヅc親情,漸漸習慣了沒有親人、全心全意為“神”作工的生話。收到奉獻金,我一心只想著必須要保護好,完成交辦的任務。除了火車上的時光,我極少上街,害怕遇見陌生人,害怕鄰居詢問自己的情況,一直處于緊張和惶恐之中。  

       

      2009年的春節,見到了家人。白發蒼蒼的老母親摟著我,含著淚說: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?!蔽也胖栏改冈谖覟樯耠x家出走之后傷心欲絕,我的丈夫因患甲亢無法去打工,一對子女讀書都是由年邁的婆婆供養。女兒被寄居到大伯家,兒子則寄居到三叔家,小學剛畢業就輟學打工。見到兒子,他瞥了我一眼后冷漠地離開了,我心疼得簡直在滴血。當我將女兒摟在懷中時,她大哭起來:“媽媽,你總算回來了......”

      我沒想到,我信奉“全能神”,給孩子們帶來了如此巨大的心靈傷害。我更沒想到,我全心全意為“神”收取3000萬元奉獻款的日子中,我的家人不但沒能得“神”的護佑,過上安穩的日子,反而過著非尋常人所能承受的苦難生活?!盎貋砭秃?!”這是家人對我的呼喚。望著他們喜悅的容顏,撫摸著孩子稚嫩的臉龐,我心里百感交集。

      (文章來自《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》)

      (責任編輯:力楓)
      反邪教網站
      重點新聞網站
      國家機關網站
      京ICP備17053351號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465號
      free性欧美xx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