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p id="nt2ij"></rp>
  • <tt id="nt2ij"></tt>
    <tt id="nt2ij"></tt>
    
    

      淪作玩偶苦“信師” 屢見“法身”奪人命

      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:侯春霄
      時間:2021年04月01日 16:33
      下載

      回顧遭“法輪功”愚弄的經歷,程磊的臉上露出自嘲的苦笑。這苦笑里自然有難以言表的苦衷,而更多的則是道不盡的恨。他是懷著祛病健身的愿望開始相信“法輪功”的,卻想不到因此而墜入了邪教深淵。更為令人懊悔的是,自己在被邪教“法輪功”“調理”成一個玩偶之后,還以混沌的“弘法”去欺騙別人,甚至是自己的親人,而自己卻又全然沒有一點察覺;最后,又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在“師父”的“法身”保護之下痛苦地死去。

      如今,程磊已年屆五旬,到了知天命的年紀。所幸的是,應知天命的他早已認清了“法輪功”的邪教本質。如果時光能夠倒流,他真想再重新活一回。

      程磊是吉林省舒蘭市開原鄉居民。當初,年紀輕輕的他卻患上嚴重胃病、糖尿病等多種疾病。而越是這樣,他就越希望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。就在這時,有人給他送來一個“偏方”,這個“偏方”就是“法輪功”。送“偏方”的人說“練功能包治百病”,于是,有病亂投醫的他便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信了。

      程磊清楚地記得,自己是在1997年3月27日那天入的“師門”。當時,是在一個叫劉大鵬的“法輪功”信徒家里。以后幾天,程磊整個人完全被浸泡在“法輪功”的所謂“功法”、“功理”當中。那些人除了教他“法輪功”五套功法之外,更多的時間是領著他“學法”。“學法”包括看書和看錄像,都是“師父”“講法”的內容。通過“學法”,程磊接觸到許多“法理”。當看到“法身”那一章節,不禁對“師父”李洪志的“大神通”佩服的五體投地。因為滿腦子被強力注入這種烏七八糟的“法理”,他思想意識中漸漸的只剩下一個“師父”和一個“大法”。

      教程磊“功法”的“功友”叫老徐,是農電所的一名職工。通過幾天的交往,老徐成了程磊的熟人。頭幾天,老徐天天到劉大鵬家來,從未缺過席。可是,到第六天的時候,老徐卻沒有來。程磊問劉大鵬是怎么回事,劉大鵬說老徐死了。再問怎么死的,劉大鵬說是從電線桿上掉下來摔死的。

      程磊說,聽到這個消息,他當時就覺得有些納悶:不是說有“師父”的“法身”保護就能平安無事嗎,老徐怎么會死呢?

      可是,“師父”編造的“法理”雖然因漏洞百出而難以自圓其說,卻又具備拆東墻補西墻的自我“圓滿”“功能”,尤其是對付像程磊這樣剛剛入門的“大法弟子”,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,一句“‘師父’只保佑‘真修弟子’”就能糊弄過去。所以,程磊雖有疑問,卻沒能識破“法輪功”的圈套,最后還是在邪教泥潭越陷越深。

      一段時間過后,“法輪功”邪教歪理悄悄的在程磊頭腦中扎下了根。隨后,受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唆使,他糊里糊涂地踏上了漫漫“弘法”路。

      程磊是在自己的老家開原鄉開始拉人“練功”的。由于心理暗示起了作用,他居然覺得身上的雜病全沒了。如此一來,就讓他更加癡迷的“信師信法”。因為他的“現身說法”,再加上在當地有一定的威信,所以,很快就有幾個老太太跟他學起了“法輪功”。這樣,再加上他的母親,一個像模像樣的練功點總算歪歪斜斜地組起來了。

      往后,程磊把“法輪功”邪教組織灌輸給自己的那套歪理現販現賣,毫不走樣地傳給了“功友”,使得這些“功友”的頭腦日漸閉塞,直至完全被“法輪功”邪教歪理所控制。而因為自我感覺“上層次”,程磊也在日復一日的“精進”中頭腦變得更加愚鈍。

      跟程磊學“法輪功”的老太太里有個李嬸,練功、“學法”都非常上心,活動一次不落。但過了幾個月以后,卻再也不來參加集體練功了。程磊不明白為什么,母親告訴他說:李嬸住院了。

      程磊一聽,忘了“大法弟子”是在跟著“師父”“修煉”“真善忍”,竟然一下子急眼了,他說:“練功人怎么能住院呢?”

      “師父”李洪志說,人生病是身上的“業力”所致,打針吃藥只是把“業力”壓下去,反倒會使病情加重。照此歪理邪說,有病住院顯然是違背“法理”的。

      李嬸患的是子宮癌。在習練“法輪功”以前,她的子宮就有炎癥,常年都在用藥物控制;自從習練“法輪功”以后,覺得有“師父”的“法身”保護,就把藥停了。結果,導致已經得到控制的病情出現惡化。最近,疼得越來越厲害,但仍然堅持不打針不吃藥。最后,被家人強行送進醫院,做了子宮切除手術。

      但是,由于延誤了治療,手術也沒能挽回李嬸的生命。更為可悲的是,由于中毒太深,在生命的最后時刻,她依然執著地認為“法輪功”能救她的命。程磊去看她的時候,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她竟像看到了救星,對著程磊大叫:“快來救我呀!”

      而同樣深陷“法輪功”邪教泥潭的程磊竟也這樣回答李嬸:“我救不了你,只有‘師父’才能救你。”

      于是,最荒唐而又可悲的一幕出現了,程磊從家里拿了一些“法輪功”“經書”和錄音磁帶送給了李嬸,說看書和聽錄音能救她的命。

      而這些邪書和怪聲卻無異于魔咒,最終促使李嬸帶著對“師父”所說的“天國世界”的企望,在痛苦中離開了這個世界。

      對于李嬸的不幸去世,程磊卻有更加荒唐的想法。在他看來,李嬸之所以有此結局,是因為“學法”不夠“精進”,沒能放下家庭和親情,所以,才沒有得到“師父”的“法身”保護。也就是說,責任在李嬸自己。

      李嬸被“法輪功”害死了,程磊不僅沒有因此對“師父”和“大法”產生半點懷疑,反而更加癡信“師父”的“大神通”。這樣,就讓他在“弘法”迷途上越走越遠,竟至于把患病的姑父拉進“法輪功”邪教泥潭,使姑父慘遭邪教“法輪功”所害。

      又過了一段時間。有一天,表兄給程磊捎信來,說是父親病了。當時,表兄并不知道程磊在練“法輪功”。得到消息,程磊當天就騎摩托車去了姑姑家。姑姑告訴程磊說,姑父患哮喘病已經好幾個月,雖說經常咳嗽,但病情也說不上嚴重,并且一直都在用藥物控制。

      這時,程磊卻覺得只有“師父”才能幫姑父“消業祛病”,于是,便向姑父說起了“包治百病”的“法輪功”。

      由于“師父”編造的邪教歪理具有極大的誘惑性,姑父聽著聽著就入了迷。他先是讓程磊把“法輪功”宣傳材料拿來讓他看看;看過材料,居然說出了什么“李大師說的這套理論我都相信”。

      姑父習練“法輪功”以后,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把所用藥物全部扔掉。程磊對此深表贊許,對姑父說:“你悟性真好,不吃藥是對的!是藥三分毒,還是靠‘師父’幫你‘消業祛病’吧!”

      以后,為讓姑父“上層次”,程磊又給姑父送去一些“法輪功”“經書”,還有一些“法輪功”“護身符”。

      三個月后的一天,也就是1999年12月1日,一大早,表兄就來到了程磊家。表兄告訴程磊:父親住院了。

      見程磊滿臉吃驚的樣子,表兄告訴他:父親自從迷上“法輪功”后,因為堅信有“師父”的“法身”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問題,所以也就停了所有的藥物治療,結果,使咳嗽越來越嚴重。家里人都勸他去醫院檢查治療,他說什么都不去,就這么一直拖著。最后,全家人實在看不下去了,只好強行把他送進醫院。可是,經過診斷,聽到的卻是醫生沉重的嘆息:送來得太晚了……

      沒過幾天,姑父便帶著對“法輪功”的癡迷離開了他的親人。

      這些無辜的“功友”就這樣被邪教“法輪功”奪去了寶貴的生命,他們至死都在盼著“師父”的“法身”能保護自己,卻又至死也沒弄明白“師父”的“法身”究竟是個啥!

      說完這些“功友”的不幸遭遇,程磊似乎不想再說什么,但有一句話他卻不能不說,他說:“我身體的病沒治好,卻又落下這么多心靈的創傷。‘法輪功’那一套全是騙人的,不是什么好東西!”

      不錯,邪教“法輪功”就是騙人的,而“修煉”也只能換來永遠的傷痛。

      (責任編輯:力楓)
      近期熱點
      韓國市民請愿叫停邪教“上帝的教會”在建教堂
      韓國市民請愿叫停邪教“上帝的教會”在建教堂
      韓國網站“宗教與真理”2021年3月22日報道,韓國市民團體于3月22日在韓國大田市西區政府前進行請愿活動,呼吁政府叫停邪教“上...
      天津東麗:凝心聚力  奮發有為譜寫反邪教宣傳工作新篇章
      天津東麗:凝心聚力 奮發有為譜寫反邪教宣傳工作新篇章
      為深入貫徹落實全市反邪教工作會議精神,天津市東麗區聚焦廣大群眾所思所想,凝心聚力,以全市反邪教警示教育“趕大集”活動為...
      “觀音法門”是個什么“門”
      “觀音法門”是個什么“門”
      “……門”是網絡流行語,起源于著名的“水門事件”,指代政治丑聞,后引申為給社會造成負面影響的各種丑聞。“觀音法門”隱藏...
      反邪教網站
      重點新聞網站
      國家機關網站
      京ICP備17053351號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465號
      free性欧美xx69,亚洲国内自拍愉拍,张柏芝艳照门,日本狂喷奶水在线播放212 网站地图